悅來客棧

客官請問需要來一份韓葉嗎?

 

TAKE OFF

我真的就随便写写,抒发一下我对战斗机的热爱……不要当真……

CP是韩叶~其余CP自由心证,因为是想到什么写什么,所以必须是TBC,慎入啊大家…

我就写来自我满足一下……

反正都架空了,OOC也不算什么了………………(烟)

那么,就、就这样。

PS:有没有喜欢战斗机&飞行员&航母&技师的同好~~?咱们评论里聊一聊呗~(其实我就是想和大家一起版聊……)



-TAKE OFF-

 

Line 1

天空中掠过一架从没见过的型号的战斗机。

站在航母甲板上的作业人员首先听到的是充满质感的轰鸣,和之前听惯了的涡轮发动机声音不同,是更加低沉的,仿佛某种高熔点的液体充分燃烧时会发出的隆隆声,伴随着空气被撕裂的尖锐啸叫。

然后,流线的机身才进入了他们的裸眼视野。

只一瞬间。

机身笔直的低空经过,卷起巨大的气流。作业人员无一不下意识的抬手按住头盔或拽紧衣领,同时屈起膝盖、沉下腰并缩起双肩,以免被旋风刮跑。尽管如此,还是有个别人员被气流掀翻在地,可见这架不知名的战斗机所卷起的旋风有多强大,也可见它的飞行高度有多低。

叶修双手扯着夹克衫的立领防止它们乱摆打到自己的脸,一边抬头紧追着战斗机,头部跟随着机身前进的方向飞速摆动了一下,但也只看见了黑色的腹部和机翼尖端的红色涂漆,哦,还有喷气口湛蓝色的火焰。

然而指挥塔并没有拉响警报,这意味着对方并非敌机。

叶修注视着一直线的飞机云,接着就听到了耳机里传来舰桥的通讯。

——“全体人员注意,净空甲板主跑道!”

——“全体人员注意,净空甲板主跑道!”

——“全体人员注意,净空甲板主跑道!”

居然重复了三遍。他在心里默默的吐了个槽。

甲板上立即忙碌了起来。运送物资的拖车开到最大时速逃命似的全力离开中央跑道,尽管它的极限速度也只有30码。身穿绿色外套、负责着舰拦阻钩的制动组员们则是跑步前进列队依次拉出了三条拦截索。

这时,战斗机在远方做了一个回旋,第二次返回到甲板上空,高度下降了200英尺,却丝毫没有减速。

人群中顿时炸开了锅。

“搞什么?!这家伙为什么不减速!?”

“引擎出故障了吗?听起来不像!!”

“班长!请指示!需要拉起拦截网吗!”

“不行!还没达到足够的高度,现在打开会挂网坠机!!”

“报告!舰体未减速!横摇8度!”

“什么!?”

甲板上呐喊声此起彼伏,但在引擎巨大的轰鸣声中,尽管他们放开了喉咙,耳机中的人声还是太过微弱。

战斗机低空掠过,直线前进,开始第三次回旋,高度继续降低,速度却丝毫不减。

“退避——!!!!”

降落指挥官冲着话筒大声喊道。

众人仿佛被隔空打了一拳似的赶紧抱着头四散跑开。

完成了第三次回旋的机体调正了机头方向,对准跑道,直直的向下倾斜30度冲刺过来。

回旋的直径距离非常大,因此在裸眼视野中,机体一开始仅仅只是晴空中的一个黑点,随即迅速放大,转瞬就来到了眼前。

亚音速。

居然想保持亚音速降落吗?飞行员的脑子没问题?

叶修面朝战斗机袭来的方向站着,心中有点诧异,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这是一架连他都看不出型号的战斗机,搞不好有什么秘密武器藏着。

果然,在距离甲板还有150英尺的时候,尾部的喷射口突然转向下方,机头猛的一抬,联动整个机体极速向上拉升,机身从最初的下倾30度转瞬变为上扬60度急停,同时机翼的扰流板依次打开,不断调整角度,保持滞空状态。

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在众人惊诧的注目礼中,战斗机以几乎垂直的姿态慢慢转向90度,出力变小,机翼随即偏转,让机头逐渐放下,接着伸出了起落架,轮胎轻巧的着地,直至停稳。

引擎熄火了。

突如其来的安静震慑了所有人。

叶修忍不住挑高了半边眉毛。

沉寂了一会儿以后,耳机公共频道中终于传来降落指挥官的声音,他情不自禁的骂了一句脏话。

“真他妈神了。”

叶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随着这句话,甲板上气氛一变,好像断电的生产线又重新工作起来一样,燃料补给员们开着补给车,捎带着飞机维护人员一起朝着已经停稳,并升起了舱盖的战斗机驶去,制动组员们则开始收起根本没派上用场的拦截索。

简易登机梯靠在驾驶舱边缘的外挂架固定点,锁扣咔哒一声铐住。飞行员解开了安全带,屈身站起,抓住梯子的扶手利落的翻身出来。是个意外的身材高大的男人,简直打破了传统战斗机飞行员的身高限制。机舱恐怕是按照他的身材定做的吧,毋宁说整架飞机都是为了他度身打造的?叶修下意识的联想着,说起来,飞行员的身形看起来有点眼熟。

下了机的飞行员抬手阻止了PC们对飞机的检测和维护。PC就是飞机维护长,航母上多半是英文环境,为了图方便,大家把飞机维护长们称为PC,也就是Plane Captain的首字母略写。相同的,燃料补给员们也举着管子被他拦在一米开外。

众人面面相觑,飞行员好像自带一种无形的威慑光环,特别是飞行头盔巨大的黑色目镜,更加深了这种威慑感,导致生人勿近。直到有身穿上校军装的人从指挥塔里走出来,坐上接驳车开过来解围为止。

严格意义上来说叶修不算是甲板人员,虽然他通常都在甲板上晃荡,一旦哪儿出现点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就到了他出马的时候。

荣耀的教科书。

哦对了,荣耀是这艘航母的名字。

所以,对这位看起来莫名有点眼熟的飞行员产生了巨大兴趣的他,就双手插着口袋颠颠儿的挪过去了。

“叶前辈。”走到一半,旁里转过来一个身穿白袍的人,喊了他一声,并快走了几步和他并行。

叶修看了来人一眼,勾了下嘴角,“是新杰啊,怎么,有人受伤了?”

“没有。”张新杰摇摇头,“主任让我过来给飞行员做个简单的测试。”

“哦,老方啊。”叶修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剥开糖纸塞进嘴里,再把糖纸规规矩矩的折好收回口袋。航母的甲板上不能有垃圾,一张糖纸也可能会导致飞机起落时出事坠机。

“也对。”叶修笑着说:“没见过的东西总是让人好奇的。”

不远处的飞行员已经摘下了头盔和上校握手,在海平面和天空交融出的蓝色中露出坚毅的侧面。

 

 -TBC-


  96 17
评论(17)
热度(96)

© 悅來客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