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來客棧

客官請問需要來一份韓葉嗎?

 

【韩叶】相恋十年30题(6-8)

心满意足的看着自己四分五裂的一部分被喂饱,然后其他部分同时咽了口口水……

呜呜呜养小孩儿超棒啦!超棒!

(滚来滚去)

ps:你居然也有卡姿势的一天……亲爱的你在矜持什么!!


渔夫和他的灵魂:

我猜,你们都快把这个忘了【因为我就是【。

之前的在这里 ->       1-3      4-5

 @白開水|彌純少尉 给你照顾小孩儿!另外的那个我卡姿势了明后天搞掂给你!!><

写这个时我觉得我特别甜,是不是【



6、睡前故事/The story of…

 

叶修去韩文清家这还是第一次,因为性向问题两方见家长这一环节都被无限期延后,当然叶修家里的情况要更复杂一些。叶修拎着大包小包的烟酒礼盒站在韩文清家门口,居然罕见地露出了点忐忑表情。

“老韩,你说我这样行吗?”

韩文清打量他一眼,西装是跟叶秋借的,发型也是照着弟弟照片重新打理过,除了眼神里还带着那么一丝没法祛除的懒散,叶修这样子几乎可以代替他弟弟去公司出席董事会。韩文清心想这男人年届三十,世上竟然还能找到让他感到害怕的东西,这一趟也算没白来。

韩文清想着想着就笑了,伸手把他后脑头发揉得散乱,“行了,我爸不会把你按在地上揍的。”

“啧,你们家这传统……”

韩文清他爸确实没揍他。韩父是个老学究式的人物,鼻梁上夹着一副无框老花镜,说话声音温和客气,只有那一鬓斜飞的剑眉能有力证明他跟韩文清的的确确就是父子。而韩母和大部分上了年纪的母亲一样,带着点儿不让人讨厌的客套和热络,韩文清早就跟他俩通过气,因此当场见面也没有显示出什么意外的尴尬。

坐下聊了一会儿,隔壁卧室里忽然蹦出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扎着两根羊角辫子,活蹦乱跳地跑过来喊二叔。

韩母把她抱起来,“这是文清表哥的孩子,快过年了就过来玩几天。”

他们这一趟赶着年节之前过来,本就是存了彻底把叶修介绍给全家老少的意思,叶修一开始也有些犹豫,可韩文清挑衅地问他是不是怕了,他就只好收拾行李准备出发。

长痛不如短痛,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点呗!

小女孩撑着下巴看叶修,“叔叔,你是谁呀?我以前没见过你呀!”

“我是叶修,”陌生男人指了指他叔叔,“打败过你二叔好几次的男人。”

韩文清哼了一声。

结果小孩急了,憋着嘴巴叫道:“你胡说!我二叔最厉害,你撒谎!”

韩文清摸摸她的脑袋,“是真的,”小姑娘当场垮了脸,蔫搭搭的像一块腌茄子似的,韩文清又说,“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不能承认的。胜败乃兵家常事,下次赢了就行。”

叶修愕然:“你跟这么小的孩子说这个……”

可那小姑娘倒是一脸的坚毅果决,小手一挥道:“我懂了,二叔,下回要赢啊!”

叶修眼神一扫,韩父韩母面带微笑,显然是习以为常——韩家的教育,真是不可捉摸。

叶修一下午都在逗小孩,小姑娘活泼得很,叶修其实也是个能说会道惯常开玩笑的主儿,两个人揭过谁输谁赢这一篇儿以后简直一见如故。再加上平时韩文清回来得少,没什么时间陪她玩,晚上分配房间的时候小姑娘就抱紧了两人的大腿死活不肯松开。

“我要跟二叔和叶叔睡!”她信誓旦旦,连粉红色的小枕头都抱好了。

韩母颇感抱歉,“别给叶叔叔添麻烦……”

叶修说没事,抱着小孩进了房间:“叶叔给你讲睡前故事怎么样?”

“好啊!”

——韩文清洗完澡回房间时看见的就是叶修靠在床头,胳膊上枕着小孩僵硬无比的模样。小姑娘半长不短的头发摊在枕头上,好像一朵花儿似的扑簌簌绽开。

“……后来你二叔就决定去救公主,他在路上遇见了一个铁皮人,一个稻草人,还有一头狮子。铁皮人很守时,每天早晨六点、中午十二点、晚上六点都要定时给自己上机油。稻草人呢,很温柔,外面看起来是草做的,实际上里面有一根很硬的扫把撑着。那头狮子比较可笑,他的鬃毛特别长,长到可以扎辫子……”

小姑娘中途睡着了,孩子均匀而轻柔的呼吸一起一伏,嘴角还挂着一点浅笑。

叶修见韩文清进来,用自由的那只手朝他挥了一挥:“已经睡着了。”

韩文清走过去,尽量轻柔地帮着叶修把小孩从他胳膊上卸下来,再盖好被子塞到床上。他帮叶修揉了揉胳膊,笑着问道:“后来公主救出来没有?”

“你说呢?”

 

7、酩酊大醉/Cheers darlin.

 

韩文清一家有着Q市人传统的热情好客的性格,过年时全家将近二十口人一起吃饭,无论老少都对叶修显示出了极强的好奇心。

韩文清同辈的亲戚有不少,表弟表妹们尤其八卦——“你们怎么认识的?”“我哥脾气这么臭你受得了吗……哥你打我干什么!”“哦我记得我哥有一个拿长矛的手办,我原来还以为那是他队友呢,原来是你啊!”

叶修看一眼韩文清,老韩同志默不作声地扭头,心里做好了被抖出全部黑历史的准备。

当然更不能少的是敬酒,韩文清来之前对这事儿也挺没辙,说叶修至少得撑过给他爸妈敬酒,之后再一杯倒就无所谓了。

叶修鼓足勇气,跟韩文清一起站起来举杯,认真地喊了一声爸、妈。

韩父点点头,“好孩子。”

最后叶修还是只撑了两杯酒,韩文清他表哥抱着女儿过来敬了一杯啤的,叶修苦着脸喝完,直接瘫回椅子上睡着了。

留下韩文清一人战八方。

 

8、冷水澡

 

等韩文清结束和一大家子的胡闹,叶修已经差不多醒酒了——因为韩母专门给他灌了一杯醒酒茶,还找了一小袋冰块用毛巾包好压在他额头上镇静。

韩文清他妈妈告诉儿子说:“以后多照顾照顾人家孩子,你脾气倔,叶修这么好说话,肯定没少受你气。”

韩文清十分无语,真想跟他妈把叶修这十年的斑斑劣迹全说出来。

叶修在床上坐着翻韩文清的相册,男人心说幸亏自己没什么不雅照片,不然落在叶修手上满可以被笑话上十天半个月。坐下来陪那人一起看,翻了两页,叶修忽然心有余悸道,“你们家可真够热烈的……”

韩文清也喝得有点醉,再加上终于把叶修的事情解决了,语气就无端透出点儿轻松,“怎么了,承受不起?”

叶修笑:“我哪儿敢,你表哥一个人就够把我灌趴下。”

“那我呢?”

叶修哑然:“老韩,你喝多了是不是?”

韩文清抓着叶修的胳膊把他按在床头,混着不知道红酒白酒还是Q市特产生啤的炽烈气息就一股脑儿地贴上了叶修的嘴唇,他光是被韩文清醇冽的舌尖翻搅口腔,就已经感觉自己要迎来今天的第二次醉酒。

而当他们双手攀上彼此腰间的皮带时,韩文清他表哥家的小丫头蹦蹦哒哒地推开了门:

“二叔叶叔带我睡——你们在干嘛?”

“……呃,”叶修坐起来,“我们在切磋,你二叔打算表演醉拳。”

小姑娘半知半解地哦了一声,韩文清揉揉自己额角,和叶修无奈地相对而笑。

“去洗个澡吧。”

“嗯,你先去。”


【TBC】

  286 9
评论(9)
热度(286)

© 悅來客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