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來客棧

客官請問需要來一份韓葉嗎?

 

四菜一汤。

给 @炼狱蝰蛇 的无料本儿《荣耀食单》的G文~

我也很奇怪为什么我会写G文~XDDD但美食都是治愈系~!写的真的很开心~

※流水账

※少女心

※清汤寡水

※简直就只是食谱

※韩叶的设定都是厨师

※不要较真


——这是我希望的生活,平淡日子,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以为工作,有人陪,填饱彼此的胃,也许偶然会有一点小情趣,一起生存在没有硝烟的房子里。


江南人家、《四菜一汤》。

 

长假过完,老板娘给叶修放了两天假。

陈果双手叉腰:“你已经连轴转了快一周了,人都不是铁打的,店里没了你两天倒不了,给我滚回去睡觉!”

其实陈果也累得够呛,壮哉我大H市超A级旅游名城啊,果然名不虚传。长假头一天,端着手机开着大众点评网的游客就潮水一样蜂拥而至。之后连着一周简直就是恨不得通宵营业,翻桌翻的洗碗小工哀嚎不止。陈果更是从大堂团团转到后厨,再从后厨里团团转到大堂。全店总动员还多搭了两个临时灶台,才总算是喂饱了一波又一波的客人。

怪是不难打,但抗不出数量多……

不光叶修这里忙的脚跟不着地,韩文清那里也是一样。

“万恶的大众点评网啊!”叶修脱掉厨师服,痛心疾首的对陈果说。

陈果简直要飙泪了,抬脚就把他踹出了店门。

四点不到,晴空万里。

叶修站在店门口,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了。他怔了半晌,从口袋里掏出烟点上,抽了一口,又发了会儿呆。这才想起了什么似的转了个方向去了菜场。

很少有厨师回到家里以后还愿意再面对厨房。

上班那不一样,面对灶台热火朝天整个人激情燃烧,大热天的,厨师帽都能换上三四顶,全湿透了。再说中班下来已经凌晨,回到家里直接就躺倒了,睡到第二天中午起来再去上班,直接后厨里吃新鲜的。

这么想起来,家里的灶台使用频率还真是屈指可数。

叶修搬新家的时候还是规规矩矩的装修了厨房的。一来韩文清很啰嗦,说一个家气氛好不好最关键就在于厨房。叶修抽着烟翻了个白眼,吐槽道你怎么不干脆说厨房风水好聚财?再说了家里气氛最好的地方向来都是卧室!说罢还抛了个媚眼,虽然不太成功。韩文清不理他,只管自己认真研究吊柜的配色。叶修又闹了会儿无果,也就顺着他了。

结果直到现在,烧水泡面之流的不算,进厨房正儿八经开伙的次数一只手就数的过来。

有点可惜。

好像没在过日子似的。

“矫情。”

叶修提着菜站在家门口掏钥匙,一边笑着骂了自己一句。

灶台一尘不染,油烟机也是干干净净。用的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祖师爷的教训就是要让人吃得干净。这一条,身为厨师多少都奉为宗旨。

叶修打开橱门挖了包干香菇出来,都忘记是什么时候买的了,闻了下味道倒是没问题,就抓了一把出来装在碗里倒了点温水泡着。然后拿了个淘箩开了流水洗菜淘米,小青菜还算新鲜,不好的几片菜叶子他择下来丢了,番茄挑的好,洗净切开不散。淘好的米就先泡着,养上一养。接着就是处理肉,排骨切段,擦点盐,简单腌制。

点了点台面上的调味品,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翻找一通后终于确信,家里居然连葱姜蒜都没有,简直是家徒四壁!

先不管家徒四壁这个成语用在这里对不对,但确实是贴切的表达了叶大厨此刻的心情。

于是又出了趟门。

再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叶修已经开始累感不爱。

五点多了,又不知道韩文清什么时候会回来,搞不好今天也是中班,到时晚饭变宵夜,折腾呢。

叶修叹了口气,算了,反正也已经折腾了。

深口锅接半锅水,放入排骨,先搁到一边的灶上煮着。

这边随性拍扁春笋,均匀切段,热锅倒油,大火快炒。到七八分熟时叶修颠了个锅,加入老抽和白糖,再翻炒几下,放盐和味精调味,关火翻锅,麻利的将炒好的油焖笋盛入盘中。

铲干净锅,趁着锅子还热,点火倒油,同时打散鸡蛋,叶修那是什么手速,打出来的蛋液均匀平稳,圆润的指尖撮了一小撮细盐捻指洒入,再快速的搅拌数次,就合着油锅爆起的声响倒入锅中,打圈翻炒,半熟时出锅备用。

火没动过,还是旺火,再倒入少量的油爆熟,下西红柿,中火煸炒,放糖调味。待到西红柿咕嘟咕嘟冒起泡来,就把半熟的炒鸡蛋再放下去,开大火,颠锅翻炒。

这时候讲究的就是厨师把勺的功夫了。西红柿水分多,再怎么小心锅里也是汤汤水水的,所以这时候颠起锅来,要有手势,做的漂亮,就正正是黄飞红的绝妙功夫了。

叶修自然是把勺里的一把好手,锅铲尖沾上一点鸡精,回到锅里轻巧翻炒,整个动作行云流水,转眼间红色黄色相互交融,热气腾腾的番茄炒蛋就出了锅。

感觉了一下时间,叶修插上电饭锅煮饭。米饭煮的好不好,米当然重要,但水也是重点,有经验如叶修大概靠目测就能知道水量是不是正好。没经验的话…当然了,任谁都是从没经验到有经验的,就乖乖拿个量杯来计算吧。

这一会儿工夫深口锅里的水已经煮开,想必排骨的血腥气也去的差不多了。捞干净水面上的浮沫,叶修看了一眼排骨没急着关火,只是调成一颗心子让水继续咕嘟咕嘟的滚着,听着水滚动的声音,看着热气儿冒出来,不知怎么的就觉得有种安心感。

嘿,这是家里的厨房。

叶修忍不住翘了翘嘴角,拿起刚用完的炒锅放进水槽里清洗起来,不赶时间,慢腾腾的洗着。

洗干净锅拿口布擦干,他从袋子里翻出刚买回来的冰糖,挑了块个儿大的砸碎。其实方便点可以直接买碎冰糖,不过想到之后搞不好什么时候兴致来了熬个冰糖雪梨汤,说起来老韩的嗓子是不太好,还是大块的比较……

卧槽等等…这画风不对啊!简直少女心啊!刚买冰糖的时候怎么就没感觉到呢!?

叶修捂着脸咽下一口老血,偏偏脑子里却自动滚动播放起了冰糖雪梨汤的制作流程。赶紧凌空挥舞了一下菜刀制止了漂移的大脑,料理教科书哭笑不得的用力剁了一下砧板。

回到正题。

红烧排骨。

既然用了冰糖,就要熬出恰到好处的糖色。这点自然是难不倒叶修,驾轻就熟的熬好糖,放入排骨,翻炒几下,下酱油上色。准备大料的时候还少许犹豫了会儿,H市的传统口味偏清淡,老底子的杭帮菜更是咸鲜为主,淡雅精致。但所谓南北差异,美食之间也总有区别。叶修喜欢细致丰富味道不相撞又多元,韩文清则喜欢简单粗暴大刀阔斧口味偏咸。

看了一眼早就切好了的京葱段,叶修心里其实早有答案。无所谓,难得一次,按照对方的喜好来也不错。

大不了隔天就炖个荠菜菌菇鸡丝粥,哼哼!

爽快的加足了大料,又倒了适量黄酒,加开水没过排骨,烧开后盖上锅盖,转小火慢慢炖着。

香味倒是早就出来了,叶修吸了吸鼻子,觉得一切都恰到好处。

所谓心血来潮自然是来不及做需要复杂工艺的菜色的,好在现如今的菜场方便,直接有现成的鱼圆卖,他还特地站在摊子边上看了一会儿,眼瞅着摊主从冰柜里拎出尺余长一条鲢鱼,摊到案上娴熟的去头刮骨,就知道找对了地方。

趁着排骨还要炖上许久,先放个汤。

鱼圆十二个,豆苗一把,火腿数片,香菇一朵,冷水下锅,小火养熟。期间还得看着水面,不能滚开,又不能不滚开,将滚未滚才是好火候。叶修静静看着火,全神贯注屏气凝神,趁鱼圆半熟的时候拿漏勺温柔的翻了个身。

不同于寻常人家,叶修和韩文清都是厨师,自然要点排场,家里用的是专业的四眼灶,这就方便了叶修做菜时八面开花。

放了个炒锅到空闲的灶口上,加开水,旺火烧沸后,就把隔壁锅里刚养熟的鱼圆一个一个捞进去,叶修动作麻利,手势极尽轻柔,漏勺两边飞舞,残水不留还愣是没溅起水花。十二个鱼圆都转到炒锅中,加盐调味,放入火腿片和香菇,滚了一小会儿才接着放刚才就洗净晾干的豆苗,豆苗挑的青嫩,滚水一焯就熟,不能久待,赶紧最后挑了一筷子尖冰冻鸡油化进去,随即关火。这时候热锅还带余温,这点也要考虑进去,叶修拿过早就准备在手边的砂锅,卡着恰到好处的时机将鱼圆装入,最后用筷子调好豆苗火腿香菇的位置,尽了人事,自然色香味俱全,一切完美。

开盖看了一眼排骨,还得再花点时间,叶修出了厨房,点上一根烟,摘掉围裙顺手丢在餐桌边的椅背上,满足的朝着天花板喷了一口。

正好还能刷盘游戏,啧啧啧简直人生无憾。

谁知刚打开电脑,就听到门锁咔哒一响。

“哟,今天回来的挺早?”

书房门虽说错开一点,但也差不多正对着大门,叶修半转过身,伸出夹着烟的手冲着门口挥了挥。

“嗯。”韩文清淡淡的应了声,进屋带上了门,单手支着墙站在玄关的鞋垫上脱鞋,低下的头正好能让叶修看到他发顶的那个旋儿。

叶修瞟了一眼刚出现的桌面,杀毒软件的提示气泡在右下角弹出,音箱里传出叮的一声。他转回视线,靠着椅背两腿叉开向前伸着,整个人都懒在椅子里,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继续打量着韩文清的头顶心。啧啧,头发也跟人一样,只知道朝天支棱着,从不服软,更别提放弃。

时间好像过的很慢,但其实也就一两秒。韩文清换了拖鞋,拐进厕所洗手洗脸,水声响了又停,他走出来,发梢上有些微湿意。

发现叶修还盯着他看,韩文清皱了皱眉。

“看什么?”

“没什么。”叶修半眯着眼睛笑着,“就是忽然觉得你挺帅的。”

“扯淡。”

对于这种调侃早有抗性,韩文清没理他,路过餐桌瞟了一眼,走进书房来到叶修面前站定。

居高临下的角度威压加成,厚脸皮如叶修都不自觉的感到一丝僵直,眼睁睁的看着韩文清双手撑住椅背两端俯下身来,宛若一片浓黑厚实的积雨云压到身上。

然后就被亲了。

一个学生般的仅仅只是嘴唇简单相碰了一下的吻。

不激烈不冲动不厚重甚至不温存,好像打招呼一样的轻吻。

叶修的烟还夹在手指间缓缓燃烧着。

韩文清退开一点,眉眼间带了点笑意。

“……搞什么。”叶修梗着脖子推开他,絮絮叨叨的抱怨了一句,一手把烟叼回嘴里,一手不知所措的抓挠着后脖颈子站起身。

“锅还在火上我过去盯着,一会儿开饭。”

韩文清由着他去,装作没看见他晃动的发丝中若隐若现泛红的耳朵。

直到进到厨房面对灶台感受到炉火的热力听到锅子咕噜响,叶修才觉得体温恢复了正常,忍不住暗暗骂了自己一句:一把年纪了这点突然袭击还受不住?还害羞?没出息!

看了一眼锅。

妈蛋,排骨还得再炖二十分钟!

 

韩文清坐在电脑前,点开了游戏。

说不开心那是假的。

一进屋他就闻到了香味,还是他喜欢的浓厚味道,餐桌上不算琳琅满目,那也是配的十分讲究的。

红烧的油焖笋是北方没有的菜色,算是他自来到H市后相当偏爱的一道菜,叶修大概也是照顾了他的喜好。

番茄炒蛋颜色浓厚,实际上却并非浓油赤酱,鸡蛋算荤又算素,作为辅助感的家常菜来说确实是相当好的选择。叶修小炒拿手,这道黄飞红颜色分明,丝毫不拖泥带水,哪怕不勾芡都闪闪发光。

清汤鱼圆就不用说了,火候的把握简直炉火纯青,透明清汤,纯白鱼圆光滑剔透,豆苗翠绿,衬的火腿鲜红,看着是清淡,但无处不见鲜嫩,简直让人期待起鱼圆入口时候的软嫩香滑……

至于火上还炖着的…这香味八成是红烧排骨,焦糖香想必是用了冰糖,两大老爷们,无肉不欢,这么一道主菜分量十足。

于是游戏画面上一片光影缭乱,火焰斗气横飞,韩文清干咽了口口水,发泄似的打出一串连招。

食欲真是可怕啊……硬汉也挡不住。

叶修站在厨房里望穿秋水好不容易等到了排骨炖好,均匀洒入少量精盐,开旺火收汁,最后加上一点鸡精简单翻炒几下,撒上一把翠绿葱花,装盘上桌。

热腾腾的红烧排骨色泽艳丽,汤汁粘稠,香飘十里,书房里的某人又忍不住干咽了一口口水。

 

江南人家,四菜一汤。

 

前几道都是红菜,最后一道自然要清淡爽口以为中和。

叶修拿刚才煮鱼圆汤的炒锅搁到火上,热锅倒油,蒜蓉爆香。家里做饭当然不比饭店里旺火大油炒出来的时蔬颜色青翠欲滴,虽说好看,但长久不利健康。回到家里,说白了是过平常日子的,就算颜色上多少逊色一点,好歹吃的长久,也就不必过于纠结卖相。

青菜和香菇趁着刚才等排骨炖好的空当已经切好,整齐排在砧板上均匀好看,一鼓作气下锅大火快炒,加料调味,八成熟时关小火,接着倒入泡香菇的水和水淀粉调出来的芡汁,勾芡颠锅。整个过程也就一分多钟,就装盘上桌了。

四菜一汤刚在餐桌上排好,韩文清就算准了似的走出了书房,一脸镇定目不斜视路过餐桌钻进厨房,不声不响的拿了两双筷子两个碗,打开电饭锅盛饭。

叶修看了他一眼,心里好笑,连带眉眼弯弯,也不戳穿,只是顾自坐下,等着饭碗递到手里。

然后打开电视随便定个台,这时候哪个台都在播晚间新闻,可有可无的听听看看,面对面夹菜吃饭,间或聊上两句。

最后韩文清还去添了碗米饭,叶修吃掉了最后一筷子油焖笋,两个人一起喝完了鱼圆剩下来的清汤。

他们之间不需要说爱。

为你洗手作羹汤,从来就不算作义务,只是理所当然,并且心安理得。

如此就是恰到好处。

 “你洗碗。”

叶修点上烟,笑着对韩文清说。

 

Fin

20140419



愿你也能过上你想要的生活。

  237 29
评论(29)
热度(237)

© 悅來客棧 | Powered by LOFTER